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桃花落尽知多少_ 往昔岁月-笔趣阁

时间:2021-07-02 12: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桃阿八小说桃花落尽知多少 往昔岁月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翌日清晨,我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便听耳边及时的响起了一道女声。

    “姑娘,你醒了?”

    我揉了揉生疼的脑袋,从榻上坐起身,才发现是惊羽守在我身边。

    瞧着我的一双眼却是红通通的。

    “你这是怎么了?”我讷讷开口,掀开被角一处,起身。

    “没什么,可能是最近没休息好吧!”惊羽表情略带惊慌的揉了揉眼睛,为我取来了外衣。

    我瞧着她眼神有些闪躲的样子,心里只觉得十分可疑。

    “我见你昨日还好好的,怎么一夜之间就这样了?”

    “没什么,姑娘…真的!”惊羽转过身,捏着我外衣的手指却紧紧的绞在一起。

    “真的没什么?”我狐疑的看着她,然后作势就要往外走,“那我去问问惊云好了!”

    “不要!”惊羽一反常态的捉住我手臂大呼。

    片刻,待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以后又突然苦着一张脸躲到了一旁。

    惹得不明所以的我,更加好奇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啊?”

    惊羽为难的瞟了我一眼,大概见我实在不解的样子,才吞吞吐吐道,“姑娘,你还记得昨天的事吗?”

    昨天?

    我略一愣,随即记忆飞快的退回了昨天晚上。

    确实,我是记得发生了一件惊世骇俗的大事来着…

    那个绑架我和惊云惊羽的山匪头目竟然就是殷临浠以为死去了多年的舅父,鲜虞原本的护国将军连战城。

    我听了以后起初只觉得十分不可思议,天下岂能有这样巧合的事情?

    而在后来的交谈中我才渐渐明白了,原来造成二人失散的原因竟然是当初鲜虞的连皇后…也就是殷临浠的生身母亲,鲜虞那个已然死去了近十二年之久的前任皇后。

    事情的始末大概就是,十二年之前,当鲜虞还是个比现在更为不堪一击的弱国时,就已经开始了与晋国长发三年之久的作战,而双方实力悬殊,晋国虽强大,但其君王似乎并不着急拿下鲜虞,每每晋军就要大获全胜时就会犹如接收到了某中信号一般自行撤退,复而往来,久攻不夺。

    殷临浠的老爹乃至列国君王都很清楚这只是晋王搞出来的把戏。

    因其对占领鲜虞这个小国家并不太感兴趣,但为了彰显晋国的国力,又故意命兵出而不占领其地,目的就是杀鸡儆猴,为了令其他的国家可以明白,他晋国要夺了旁国就如捏死只蚂蚁那么简单,如此一来…亦使得其他对晋国存了觊觎之心的人不敢贸然进犯,可谓是一举多得的计谋。

    可殷临浠的老爹身为一国君主,眼见自己拼尽一切想要守护的国度不过是晋国戏弄与股掌之间的玩物,难免哀从心生,成日彷徨。

    但他既身为了一代君主又不能弃千万子民于不顾。

    所以在与晋国作战到即将迎来第四个年头时,殷临浠的老爹修书一封去了晋国皇宫,信上内容字字句句低声下气为的就是能与晋国议和。

    原本以为只要割了几座城池也就可以息事宁人了,但殷临浠的老爹却算错了。

    当使臣带着晋王的回书到鲜虞,并向其说明晋王提出的议和条件是要他把皇后送到晋国为妃时,他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愚蠢。

    晋国那个男人竟直接藐视他,要求他把自己的枕边妻送到晋国为妃,这简直就是用手在狠狠地扇他耳光。

    这种尊严被人踩在脚底随意践踏的感觉,一时之间令他感受到了奇耻大辱。

    可令人绝望的是,为了整个鲜虞他实在别无选择了。

    尽管连皇后曾苦苦哀求他…求他别送她走,尽管…那个时候,连皇后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他第二个孩子,但他还是如此狠心的将大腹便便的她送上了去往晋国的车舆,并责令护国将军连战城沿途护送。

    那个时候的连战城虽很是心疼哭闹不止的妹妹,但皇命在身又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心肠令送亲队伍一路前行。

    直到队伍行至晋国边境时,他才发现原本哭闹不休的妹妹突然没了动静。

    他大感不妙,于是冲到车舆边,掀开帘幔一瞧…

    车舆里面的那一幕却叫他永生难忘。

    他的心亦随着妹妹脖子上一道深深的伤口逐渐变得冰冷,他颤颤巍巍的摇了摇她已然跌落在血泊里无力的手,却无任何反应…

    只有她身下那如凄静绽放的玫瑰般妖娆的红色散开,刺痛了他整个身心。

    连战城呆若木鸡的抱住妹妹已经僵硬的身躯,嘴里不断念叨着:回家回家…

    那是第一次,连战城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和后悔…也是第一次,他不顾一切,哭的像个孩子般。

    可尽管如此,怀里的女子始终再没能醒过来。

    待他意识到这一切的缘由时,终于心灰意冷的放下了妹妹。

    只提着剑,面无表情的走向了送亲的队伍。

    手里的长剑,一起一落…

    整个送亲队伍几乎死绝。

    他亦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了个恰当的理由:护国将军连战城护卫连皇后送亲队伍不力,中途遭遇到晋军伏击,护国将军与连皇后乃至整个送亲队伍无一人幸免。

    在他派心腹将这一消息传回畿城时,他这个“已故”的护国将军亦随着那个消息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导致后来,大家只知道荒地虎背山有个占山为王、只抢官商的山匪连恨天,却再也无人知晓这连恨天的来历,甚至无人再提起连战城这个名字。

    其实说到底…连氏兄妹在这场政治纷乱中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只不过…他们的牺牲到底值不值得呢?

    “姑娘…姑娘?”惊羽见我发呆,以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直到我醒过神来才无奈道,“姑娘,你想什么呢?瞧你,眼睛都发直了。”

    “啊。”我略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

    随后才想到自己太过入神忘了我还在问她话呢,于是又硬着底气道,“你还说呢!我还没问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的提起了昨天?”

    “姑娘…”一说到这个,惊羽又变得扭捏了起来。

    我也实在是没耐心了,便开始胡乱猜,“怎么,你是一夜之间寻到良人,所以想让我给你做主?”

    惊羽听闻我言,立马大惊失色的捂住我的嘴。

    只是那张小脸上却分明通红,欲羞欲恼道,“姑娘,你可莫要笑话惊羽了。”

    笑话?

    我白她一脸事态严重的样子,正想说话,嘴里却发出了“唔唔”的声音。

    于是将捂在我嘴上的那只手拍开,没好气道,“那你便说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要不然你那双眼睛叫人瞧去,还以为是我欺负了你呢。”

    “哎,”惊羽终究叹了口气,愤愤道,“姑娘,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是昨天晚上我们随殷太子回来,殷太子说要和那个山匪叙旧的时候,那个打扮怪异的女人…”

    这说的是金雅?

    我挑眉,疑惑瞧着惊羽,“那女人怎么了?”

    “就是…”惊羽有些踌躇,眉目间满是愁色道,“奴昨日从姑娘屋里回去歇息的时候,路过他们几人叙旧的正厅,恰巧听见了那山匪唤打扮怪异的女人为未来外甥媳妇。”

    “你说什么!”我的背脊不由自主的一僵。

    原本平静无澜的心像是被人丢进了巨大石块般,瞬间击起了惊涛骇浪。

    直到瞥见惊羽用同情的目光瞧着我,才勉强镇定了下来,“那又怎么样?他要娶谁与我何干?”

    “可是姑娘,你才是殷太子的正妻不是吗?难道你就不生气?就连奴昨晚都翻来覆去的没睡好呢!”

    “傻丫头,男人三妻四妾的有什么好奇怪?再说我与他的情分早已经成了灰烬,更何况…”我如今有什么资格去介怀?

    只不过这颗心在作祟罢了,难道是不甘心?

    毕竟不可否认的是,在听见这消息的瞬间,我内心是崩溃的。

    而如今只剩下苦涩…快要淹没我的…苦涩。

    “可是奴瞧着殷太子心心念念的都是姑娘你啊,你看他先是不顾一切的将你从大王手底下救出来,后又以为你遭遇不测,硬是以一人之躯杀进了山匪窝…他这样在意你,又为什么要娶别的女人呢?”

    “我说过,我与他早已一刀两断了,他要娶谁都是他的事,与我无关!”我故作若无其事的避开惊羽的目光,低眼抬手间举起一只茶盏,正欲轻抿。

    门口却蓦地响起一道声音,震的我手里的茶水也跟着起了丝微澜。

    “凭什么你说一刀两断就一刀两断了?你有我亲笔的休妻书吗?还是我亲口应允了你?”

    “殷临浠?”

    我错愕的瞧着门口一脸震怒的人。

    惊羽此时却以光的速度忘记了她刚刚说过的话,并且表情十分“乖巧”的福身,退了出去。

    只余留我和炸毛状的殷临浠,大眼瞪小眼。

    我只得苦着一张脸,不断腹诽,好你个惊羽啊惊羽,刚刚还说为了我翻来覆去睡不好觉,如今撇下我跑的还能比兔子更快些?说好的生气呢?

    不过,腹诽归腹诽,如今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看看如何才能把这炸上天的毛给捋顺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