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左道江湖_ 40.欲往长白【76/100】-笔趣阁

时间:2021-04-05 17: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驿路羁旅小说左道江湖 40.欲往长白【76/100】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小铁那一剑最终还是没砍出去。

    在他扑出去的时候,就被眼疾手快的沈秋和山鬼一左一右死死按住。

    要按住暴怒的小铁,可是个很难的活。

    这小子天生神力,筋骨强健,所修的铁心决,又是那种讲求爆发的内功,动若猛虎一般。

    沈秋和山鬼动了三分舍身决,这才堪堪将小铁压在原地。

    在众人眼前的艾大差,倒是一脸不在乎,他双手叉着腰,大小眼里满是讥笑和不屑一顾。

    眼下这情况。

    并不是打得过,打不过的问题。

    “哟,小丫头的手环不错啊。”

    艾大差不去看三个男人摔跤的场面,而是将目光转向骑在秀禾肩膀上的青青,小师妹心里害怕。

    双手已经扣满了暗器,手腕上的天机手环也处于激发状态。

    但却一眼就被青阳魔君看穿了跟脚。

    他摩挲着胡子拉碴的下巴,对青青说:

    “那是墨黑给你做的?手艺太糙了...你叫声‘艾叔’听,我便给你换个更好的,如何?”

    “嘁”

    青青撇了撇嘴,说:

    “坏人的东西,不稀罕!”

    “唉,瞧你这话说得,老子怎么就成坏人了?”

    艾大差哈哈笑着说:

    “几日前,若不是老子烧了北朝大营,若不是老子杀了那群都尉校尉,你这丫头和那些河洛帮人前去劫营,又岂能如此顺利?”

    这魔君扭头看向被压制的暴怒小铁,他哼了一声,抱起双臂,大声说:

    “你这黄口小儿,且听好了!

    你父亲与老子做了个交易,他用他自己,换你小命,还让老子帮他做事,助他击退北朝大军。

    他的要求,老子都做到了!老子现在便放你一命。还不快快履行约定,把你老爹的尸体给我!”

    “休想!”

    小铁被沈秋锁住关节,却还如愤怒莽兽一样挣扎不休,他赤红着眼睛,对艾大差厉声喊到:

    “你要拿走我父遗体,就先杀了我!”

    “你瞧你瞧,现在的娃儿,还真是不懂事!”

    艾大差的语气变冷了一丝,他的右手随手一甩,在机簧声中,黑色的天狼棍破袖而出,被他扣在手中。

    眼看着战事将起,沈秋压住小铁,厉声说:

    “小铁,你若信你沈大哥,这事便由我来说!可否?”

    “我...我...”

    小铁心中苦闷,他看向沈秋,后者眼中尽是一抹劝阻和宽慰。

    他也心知,若艾大差要动粗,自己这四人是决计拦不住的。

    自己之前鲁莽行事,害的父亲受了伤,此番若再要鲁莽,怕是会给沈大哥,青青还有山鬼大哥惹来灾祸。

    眼见小铁沉默,沈秋便站起身,挡在艾大差身前。

    他对艾大差抱拳说:

    “魔君且听我一言。

    你与仇寨主定下契约,我等没有理由阻止,你要带走仇寨主遗骸,我等手段不行,也阻不得你。”

    “大哥!”

    小铁挣扎着喊了一声,声音中尽是悲凉。

    沈秋回头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示意他先别着急。

    他又回头看着一脸玩味的艾大差,他说:

    “只是,仇寨主对我等有恩,又是我兄弟生父,况且死者为大,就这么任由你带走仇寨主的遗骸,我等于心不安...

    魔君,不如这样,你可以带走遗体,但先别忙着用机关术加以改造,留给我等一些时间。

    我等自会去青阳门讨教拜访。”

    “嘁!”

    艾大差冷笑一声,他将手中天狼棍拄在地面,冷声说:

    “你看老子好骗吗?老子只是神智混乱,不代表着老子是个蠢货。

    这仇不平自愿用自己换自己儿子,老子与他说好了,这尸体落入老子手里,老子想怎么用,就怎么用!

    你等管得着吗?”

    “魔君!做人要讲讲良心。”

    沈秋看着艾大差那阳光下散发着隐隐寒光的左臂,他说:

    “我与魔君相处许久,虽然魔君一直不说,但我也知晓,魔君败于五九钜子手中,心中还有遗恨。

    只是魔君对于天机秘术改造自身,总有些疑虑,或者说...恐惧。

    魔君不敢如钜子一样,迈出那一步!”

    沈秋说:

    “虽然仇寨主断了魔君左臂,但也帮魔君做了决定,破了局,魔君此时,不也走上那自我改造之路了吗?

    你自然可当我说这话是放屁!”

    沈秋哼了一声,他说:

    “但魔君,仇寨主当日可杀你,却放你一马,还帮你破局,这个情,你得承下来!我相信,你那位张大哥,也没教你变成一个忘恩负义之人吧?”

    “牙尖嘴利!”

    艾大差骂了一句,他对沈秋说:

    “仇不平老儿放老子一马,老子也放了他儿子,这人情已经带过去了,你们多说无益,快给老子让开!

    别惹得老子恼火,连你们一起打包带走!”

    “那就是没得谈咯?”

    沈秋握住手中刀,他压低声音,对艾大差说:

    “旁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钜子一直跟着你。

    我也不知,五九钜子是不是此时就在这青龙山中,但若你逼我等太甚,我也想试上一试,看看钜子会不会帮我等!”

    艾大差的大小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寒光。

    他生平最讨厌五九钜子,这会沈秋还拿钜子来压他。

    这小子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在又如何?”

    艾大差摸向身后,掏出一把追命暗器,在手里上下抛了抛,他对沈秋冷笑说:

    “咱大差确实不是那老东西的对手,但在老东西杀我之前,我可以杀你们十次...让开!”

    沈秋不让。

    艾大差的语气依然依旧蛮横,但其中变化已有了一丝。

    他便抛出了自己真正的打算,他对艾大差说:

    “魔君既然可以和仇寨主交易,便说明,魔君需要的,也只是一具能用来做天机武卫的材料罢了。

    是小铁,还是仇寨主,其实都没关系。

    魔君若可以等一等,我等便拼了命,也会在江湖中再寻一具上好材料,送到青阳门,换仇寨主遗骸。

    这样魔君左右不吃亏,也全了自身道义,不过是多等些时日罢了。如何?”

    沈秋这话把艾大差气笑了。

    魔君哈哈笑了一声,他抓着追命暗器,对沈秋说:

    “你这黄口小儿,也是随着本魔君学过点机关术皮毛,难道你不知这上好材料有多难寻?

    莫不是以为街边大白菜?随手就能捡来一二?

    本魔君寻了十几年,这才寻得折铁少年这等好料,仇不平老儿本身是不够格的,只是他有大奇遇,易筋伐髄,让他能入本魔君的眼。

    你等又去何处寻?”

    看到沈秋苦苦和艾大差周旋,被压在原地的小铁这会也冷静下来,他示意山鬼大哥放开他,便起身走到沈秋身边。

    指着自己,对艾大差喊到:

    “就用我来换!”

    小铁咬着牙说:

    “若到时我等寻不得,你便用我来做那什么机关人,只是在时间到了之前,你不能动我父的遗体!

    一根汗毛都不能动!”

    “好!”

    艾大差顿时喜笑颜开。

    他收起天狼棍和追命,拍了拍手,如唱戏一般说到:

    “这可是你这黄口小儿亲口说的,见你要全孝道,本魔君便许你,再给仇不平老儿一个面子,等你们一等。

    但这时间可不能拖太久了。”

    这货摸了摸下巴,伸出五根手指,在沈秋和折铁两人眼前晃了晃,他说:

    “五年!”

    “五年之后,若你们拿不来材料,本魔君便用这折铁少年。老子也不难为你们,绝世好料确实难寻,便许你们用差一等的材料来换。”

    艾大差哼了一声,拨开沈秋和小铁,上前将仇不平的棺木用锁链串起,背在身后,对众人说:

    “一具绝世好料,或者二十具上好材料,五年之内,若能寻得,便许你等带走仇不平。

    来,击掌为誓!”

    艾大差伸出右手,沈秋上前一步,与他击掌一次,小铁也击了次掌,待艾大差要收回手掌时。

    山鬼闪过来,也是击掌一次。

    “这交换,算我一个。”

    “也算我一个!”

    青青丫头挥着手掌,跳过来在艾大差粗大的手掌上拍了拍。

    青阳魔君看着眼前这四人,他想起了自己当年遇到张大哥时的样子。

    自己与张大哥之间,也是如此义气的。

    “哼。”

    艾大差哼了一声,转身要走,但却又看到了呆立在一边的秀禾,他摩挲着下巴,思索片刻,便回头对沈秋说:

    “这秀禾本要被送去辽东长白,但现在老子要回青阳门,便由你来送她过去,那沈兰小娘皮就在长白等候。

    将秀禾,还有机关人的使用保养之法,交予她便行了。就当是你还了老子教你公输巧手的恩情。”

    “唉,魔君,且等等。”

    沈秋喊住了要离开的艾大差,他语气怪异的说:

    “沈某从魔君那里学公输巧手,可是帮魔君除了好多武林败类的,这之前咱们是说好的,魔君怎能出尔反尔?

    魔君要沈某送秀禾千里迢迢去辽东,还不给报酬。

    这传出去,魔君的名声,可不太好听啊。”

    艾大差呲了呲牙,他对沈秋说:

    “本魔君要名声作甚!再说,那南通城里的小四夫妇的命,你是不打算要了?”

    “沈某正要说这事呢!”

    沈秋伸出手,对艾大差说:

    “解药给我,我便送秀禾去辽东。”

    “哈哈哈哈哈。”

    艾大差狂笑数声,背着棺木,起身便走,他讥讽的声音在这墓园传出老远。

    “沈秋小儿,饶你奸诈似鬼,竟真的信了老子的谎话!

    那小四夫妇手中手环,根本没什么毒药,老子只是加了些春药进去,你此行再去南通,那是那小夫妻已有后代了。

    替他们谢谢老子吧。”

    “这...”

    沈秋被艾大差这不按套路出牌的做法弄得哭笑不得,但他眼睛一转,便对身边青青说了句。

    下一瞬,青青清脆的声音也在墓园中响起。

    “艾叔,说好给青青的小玩意呢?”

    “唰”

    一样东西自天际掠来,被沈秋用风雷指的手法扣在手里,那是一个如檀木制作的小方盒,有机关扣锁在表面。

    “小女娃灵气满满,本魔君喜欢。

    下次来青阳山玩啊,别带你那师兄一起,老子见他就烦!”

    艾大差已经掠去老远,他的声音隐隐传来,很快就消失不见。

    “你的,收好了。”

    沈秋将手中方盒反复看了看,确认没有什么古怪东西后,将它递给青青。

    后者喜滋滋的收在手里。

    沈秋又回头看向小铁,后者朝着艾大差掠走的方向跪于地面,叩了几个头,心里也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好生习武。

    五年之后,把父亲遗骸带回来。

    “沈大哥,你要去辽东?”

    待小铁起身之后,他看了看侍立在一边的秀禾,又看了看沈秋,他对沈秋说:

    “我与你一起去吧。”

    还不等沈秋说话,小铁便解释道:

    “我自小和师父在辽东生活,自师父故去到现在,也有快两年了,我却一直未曾回去祭拜。

    这番正趁着机会与沈大哥同行,去祭拜师父。”

    “再者...”

    小铁看了看手边的镔铁重剑,他抿了抿嘴,说:

    “既然与那艾大差定下五年之约,我便要锻打躯体,提升武艺,这把剑...太轻!不足以使我气力增长。

    我得回去师门,请出师父留下的兵刃。”

    “嗯,那好吧。”

    沈秋也没太多犹豫,便答应下来。

    他身边玩着木盒的青青也是跃跃欲试,却被沈秋阻止下来。

    “此去关外辽东,不比在中原行走,还有丐帮和河洛帮的照应,那里是北朝腹地,我与小铁都得低调行事。”

    沈秋摸着青青的头发,对小师妹说:

    “你也大了,刚学了两门功夫便要花时间去练习,此行便不带你了。

    你与山鬼兄长去太行山也好,或者回去洛阳等我。”

    “哦。”

    青青有些气馁,但师兄说的也有道理。

    她此番上了战场,见到了北朝人的蛮勇凶悍,也知道辽东之地,白山黑水乃是通巫教的地盘。

    自己跟过去,便又成师兄的拖油瓶了。

    “那我回苏州吧。”

    青青对沈秋说:

    “我来寻你走得急,师父的生辰已过,我们两人却还没有去祭拜,这一次我便替师兄去祭拜一番,顺便看看瑶琴姐姐回来没。”

    “瑶琴...”

    沈秋抿了抿嘴,他对青青说:

    “你也是走过江湖了,青青,师父告诉你,此后不要你瑶琴姐姐走的太近,她身上,有些危险的秘密。”

    “啊?不会吧?”

    青青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沈秋却再没多说,他也不知道更多了,但来自任豪的提醒,却让沈秋不得不防。

    “在苏州祭拜过师父,便去洛阳,那里应是安全一些的。”

    沈秋和其他三人下山,对青青叮嘱到:

    “顺便去看看宋叔,我们这一次也是得了丐帮相助,不要让宋叔生分了。”

    四人下了山,在附近找了处小客栈,打算休息一晚。

    但就在当晚,沈秋正要入睡,便听到窗户响动,一抹黑影又窜入房中。

    带他看清来人,便面色古怪的说:

    “魔君,莫非今夜又要和苏州一样,去而复返,再掠走我一次不成?”

    “废话少说!”

    去而复返的艾大差臭着脸,肩膀上站着他那只凶狠的穿云异兽,但这主人和宠物之间,似乎闹了别扭。

    谁也不理谁。

    青阳魔君不耐烦的对沈秋说:

    “随我来就是!”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