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重生九零军嫂人生_ 21.第二十一章(三章合一)-笔趣阁

时间:2021-03-03 02: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木梓潼小说重生九零军嫂人生 21.第二十一章(三章合一)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听到脚步声, 萧柏楠的耳朵动了动, 转过身来,就看到李清夏手中挎着一个方形布包朝他走过来。

    看到萧柏楠转身, 李清夏对着他笑了笑, 加快了步子,很快走到了他面前。

    “萧团长,是你在带兵训练学生啊。”

    萧柏楠点头:“刚好最近有空。”说完他就看着李清夏,眼神中带着询问。

    李清夏舔舔嘴唇,组织了下语言,出声问道:“萧团长, 上次市里汽车站的事,最后怎么样了?”

    萧柏楠有些诧异李清夏会问他这个,毕竟事情过去那么久了,如果是普通人的话, 估计早就忘了这事了。

    不过既然她问了,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萧柏楠就把安市公.安.局对于那些罪犯的处理告诉了她。

    李清夏听完, 脸上瞬间露出开心的笑:“真好。那那个姑娘呢?她后来的情况怎么样?”

    萧柏楠摇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 因为这个案件不是我经手的。不过既然那群罪犯都被抓住了, 那个姑娘,肯定也是安全被解救出来了。”

    李清夏:“我想也是。谢谢萧团长, 我只是想知道自己那次事件的结果, 让我对这件事完全放下心, 耽误你时间了。”

    萧柏楠看着这么客气的李清夏, 淡淡地道:“没什么,我站在这里也没事。”

    李清夏笑笑,正要和他告别离开,就听到萧柏楠突然开口道:“今天早上你跑步,我看到了。”

    “嗳?”李清夏眨眨眼睛,有点诧异萧柏楠会说出这话。

    不过她立马就反应过来,脸变得有点红。今天早上,她跑步的时候,可是很狼狈的,一点女孩子的美感都没有,没想到那么糟糕的一面,居然会被萧柏楠看到。

    李清夏瞬间不好意思了,赶紧解释道:“学生快开学了,我也要开始教课了。我怕自己体质太弱,会撑不下来课,所以打算每天跑步锻炼身体。”

    萧柏楠闻言,对着李清夏勾唇笑了一下:“很好,坚持住。”

    李清夏这是第一次看到萧柏楠露出笑,虽然笑的并不明显,只是微微嘴角上扬了一点,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让李清夏觉得受宠若惊,连忙道:“谢谢,我会的。”

    和萧柏楠告别后,李清夏挎着书包继续往唐时春的宿舍楼走。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后,一直和萧柏楠搭档的沈照林立马走了过来。

    沈照林是萧柏楠带的团队的政委,两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后来又机缘巧合下进了一个部队,被分到一起。在部队里一起往上爬的时候,两人一个主指挥,一个主政治,所以现在一个成了团长,一个成了政委。

    在李清夏过来的时候,沈照林就站在不远处。对于自家小伙伴的性子,沈照林比谁都清楚,萧柏楠向来对女生没耐心,多少对他暗送秋波的人,都铩羽而归。

    没想到今天他居然看到一个娇美动人的姑娘,和萧柏楠有说有笑了大半天,这简直就是天下红雨啊!

    沈照林瞬间按耐不住蠢蠢欲动的好奇心走了过去,看着李清夏身姿曼妙的背影,他摸着下巴,一脸调笑地问道:“柏楠,刚刚那位姑娘是谁啊?看你和她挺亲密的,你们什么关系?”

    知道自己好友的尿性,萧柏楠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眼神还是继续看着操场上。

    沈照林要是这样就放弃了,那肯定就不是他了。

    所以他在萧柏楠身旁,是百般主意全使上了,终于让忍无可忍地萧柏楠开了口:“那是张旅长的侄女,过来问我点事。”

    就这两句话,沈照林是一定都不相信两人是这么简单的关系。可是他看看萧柏楠已经不耐烦的表情,若是再问的话,难保不会被萧柏楠拖着去切磋下。

    想到这里,沈照林瞬间脑子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就他在部队学的格斗能力,遇到萧柏楠,只有被虐的份。他可不想被萧柏楠抓着捶,所以他很快就溜走了。

    ***

    这时,走到唐时春宿舍门口的李清夏,抬起手敲了敲门。

    里面立马传来唐时春温柔的声音:“来了。”

    打开门,看到是李清夏,唐时春一脸惊喜:“清夏,快进来,我正好在做枣泥山药糕,等会儿就可以吃了。”

    李清夏这时候才看见唐时春手上拿着的勺子,上面还带着点捣碎的山药的碎屑。

    关门进去,李清夏把挎包放下,看向唐时春:“你做到哪里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

    唐时春摆手:“不用,我基本上都做好了,只剩下放锅里蒸了。”

    说着她指指屋里的书架,带着抱歉的语气道:“这里有书,你可以随便拿本看,我得先去把点心蒸上。”

    李清夏点头:“好,你去忙吧。”

    宿舍小,并没有专门的厨房,不过唐时春在阳台一边专门自己安了一个小小的厨房。李清夏坐在屋里,一抬头就能看到在阳台上忙碌的唐时春。

    不过既然唐时春没有让她帮忙的意思,李清夏也没强求帮忙,随手从书架上找了一本外国小说看了起来。

    刚看了几页,唐时春就从阳台上回来了,看到李清夏手里的书,她立马笑着问道:“清夏,你也喜欢这本小说吗?”

    李清夏拿的是夏洛蒂·勃朗特的《简.爱》,她之前也看过这本书,对于女主角性格和爱情观很喜欢。在唐时春书架上看到这本书,她想也没想地就抽了出来。

    此时听到唐时春的询问,李清夏抬头看向她,“嗯”了一声:“我很喜欢里面的女主人公。”

    “我也是。”唐时春笑得眼睛眯了起来,显然很开心能遇到志同道合的人。

    两人就坐在沙发上,开始了对《简.爱》的剧情和女主角的一些选择进行讨论。

    越讨论,唐时春就越觉得和李清夏合得来,两人关于文里的内容,有很多相同的观点。

    这一讨论,两人都有点入迷的感觉,结果让唐时春直接忘了她蒸着的糕点。直到她在手表上定的时间响了,才打断两人之间的谈话。

    唐时春起身,回到厨房。在厨房里待了几分钟,她就端着一盘子做好的冒着热气的枣泥山药糕出来了。

    李清夏看向盘子,瞬间就被那精致的外形给吸引了。盘子里的枣泥山药糕并不多,只有六个,但是每一个都是一模一样的五瓣梅花形。

    糕点上面和下面,是白色的山药,中间夹着一层红色的枣泥,最上面不知用什么画了一片绿色的叶子,叶子旁边,是用红枣丝摆的一朵花。

    这样精致的点心,让李清夏既想吃,又舍不得吃。

    不过唐时春显然没感觉到李清夏这心思,她把盘子放在李清夏面前,递给了她一双筷子,一脸期待地看着她:“清夏,你快尝尝味道怎么样?”

    李清夏看着唐时春这眼神,不由自主地拿起了筷子,夹了一块枣泥山药糕,轻轻咬了一口,瞬间,她的眼睛就亮了:好好吃!枣泥的香甜,山药的清软,糯米粉的软糯,完美地融合到了一起,让人吃起来只觉得满口的清甜软糯,吃完一口还想吃。

    咽下嘴里的糕点,李清夏捧着脸赞叹:“时春,你做的枣泥山药糕真好吃!”

    看着李清夏脸上真心的赞赏,唐时春十分开心,这种自己做的糕点,能得到别人喜欢的幸福心情,唐时春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不过就这一次,就让她喜欢上了。

    之前她在家里做的时候,虽说家人也有夸赞,但是那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和李清夏这种朋友的赞美,完全不一样。

    她把盘子往李清夏那里推推,歪头笑看着她:“喜欢就多吃点。”

    “嗯。”李清夏点头,嘴不停地吃着盘子里的枣泥山药糕。

    虽然很喜欢,可是她还是只吃了三个就停了下来。

    正吃着第一个枣泥山药糕的唐时春,见李清夏放下了筷子,立马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是觉得吃腻了吗?”

    李清夏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已经吃了一半了,已经够了,剩下的你吃吧。”

    唐时春把筷子重新递给李清夏:“厨房里还有呢,不用留。你继续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虽然唐时春这么说了,但是李清夏仍然没有放开肚子吃,只是把盘子里的吃完,就又放下了筷子。

    知道李清夏是刚刚和她认识,还没完全放开自己,唐时春便没再让李清夏继续吃。

    她把空盘子送回厨房,又用油纸包了六块枣泥山药糕拿着出来,至于剩下的,就都被她放进了橱柜里。

    唐时春刚出来,李清夏就把之前准备好的书递向了她。

    “时春,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唐时春把手中的糕点放下,面带惊喜地双手接了过来:“谢谢,我很喜欢。”

    “拆开看看。”

    唐时春点头,坐在沙发上小心地拆开包装,看到里面书的名字,她更开心了:“清夏,这本书我正想去买呢,没想到你就给我送来了,我太喜欢了。”

    看到唐时春眼里没有一点作伪的喜欢,李清夏终于放下了心,她就怕自己送的不合她心意。

    唐时春把书很小心地放进书架里,然后转过身,微笑地看着李清夏,眼里带着开心:“你今天过来,是专门来给我送书的吗?”

    李清夏点头,又从书包里掏出所有的教案,包括她小姑曾经借的唐时春的教案。

    “除了给你送书外,我还想让你帮我看看我教案怎么样?”

    说着李清夏先把唐时春的教案递了过去:“这是你的教案,我都看完了。”

    唐时春接过来,看着自己的教案和借出去的时候一样新,连点褶皱都没有,有点惊讶,她没想到李清夏看书会这样爱惜,这点和她一样。唐时春觉得自己更喜欢李清夏了。

    她摸摸教案,看着李清夏道:“我现在暂时用不到这些,如果你还需要教案的话,可以继续看。”

    “不用了。”李清夏摆摆手:“你的教案我翻了很多遍了,里面重要的东西我都做了笔记。”

    “嗯。”唐时春把教案放起来,回来坐在沙发上,笑着对李清夏伸出了手:“把你的教案给我吧。”

    李清夏把手中的教案给她,就忐忑地坐在一边,看着唐时春一页页翻过去。

    在看完第一单元的教案后,唐时春抬起了头,脸上依然带着笑,不过看着李清夏的眼神里,带着认真:“你的教案写得很好,如果不是知道你是第一次写,我都以为这是教过好几年学的老师写出来的呢。”

    李清夏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也是借鉴了你和另外一位老师的教案,才写出来的,如果是我自己的话,绝对写不到现在这个程度。”

    “不过……”李清夏瞬间被唐时春这句话给提起了心。

    “虽然你的教案整体很好,但是里面还是有些缺陷,并不适合运用于课堂,比如这个……”

    唐时春从第一页开始翻,给李清夏指出了几个错误,又给她说了为什么这样写不合适,还给她讲了正确的做法。

    李清夏听她这么一分析,再看看自己写的,确实有不足的地方,连忙拿出笔把她说的地方都改了。

    等把错误改完,她再看自己的教案,明显感觉到比之前的教案要更好。

    李清夏向唐时春道谢,又问她能不能听自己讲一堂课,看看教案实践起来,是什么一种效果。

    唐时春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她现在也没事,能帮到新认识的朋友,她很开心。

    一堂课四十分钟,李清夏早就把教案记在心里了,讲课的场景也在心里模拟了很多遍,因此讲起来十分得心应手。

    讲完课,李清夏把教案放下,看向唐时春,眼里有着紧张:“如何?我这样讲课可以吗?”

    “嗯。”唐时春点头:“内容没问题,节奏把握得也刚刚好。不过在讲课的时候,你遇到的学生,可能不会有我这么配合,到时候就看你的应变能力了。这种经验式的问题,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练出来的,只有你教课时间长了,才会拥有。”

    “这个我知道,只要课没问题就好。”

    唐时春点头,又和李清夏说了一些讲课的技巧和说话语速的问题,其他的就没再多说了,只是给她鼓了鼓劲,让她在上课的时候加油。

    还是待到中午,李清夏就起身要离开了。

    唐时春跟着起身,把之前包好的枣泥山药糕递给她:“清夏,这个你拿回去给李阿姨她们尝尝。”

    李清夏不接:“这是你辛苦做好的,我不能连吃带拿,让你都没得吃了,我不要。”

    唐时春坚持往李清夏手里送,语气温柔,但是带着坚持:“我这里还有很多,这些你就带回去吧,我以前做这种糕点的时候,也会给李阿姨送。再说了,你不带回去,我自己也吃不完啊。”

    这话,把她所有推拒的借口都堵在了嘴里,李清夏最后回去的时候,还是把这包糕点带了回去。

    李清夏走到家的时候,正赶上吃饭。

    她帮着李爱菊把饭端上去,在所有人坐齐后,她把唐时春给她的枣泥山药糕打开了,看着李爱菊说:“小姑,这是时春做的枣泥山药糕,特地让我带过来给你们尝尝。”

    李爱菊一听这话,脸上就带了笑意,对着张正德道:“时春的手艺好,今天咱们可是有口福了。”

    李爱菊三人一人夹起来一个放进嘴里,只有李清夏没动,只是吃着面前的饭。

    李爱菊不解地看向她:“清夏,你怎么不吃?”

    李清夏抬头:“我在时春家吃过了,这些是给你们带的,你们吃吧,我就不吃了。”

    看出来李清夏是真心不想吃,李爱菊也没勉强她。

    可是就在她说完话,正要下筷子夹的时候,刚刚还有三个的纸包里,现在只剩下一个了。

    她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张正德专心吃着糕点,没有说话。

    倒是张祺皓,接触到他妈的目光,赶紧把嘴里的枣泥山药糕咽下去,然后一脸渴望地看着盘子里仅剩的一块,舔舔嘴唇道:“妈,这块你还吃吗?不吃就给我吧。”

    李爱菊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连忙下筷子把最后一块夹起来送进了嘴里。

    张祺皓有些可惜地看着空了的纸包,遗憾地拿着筷子吃起了饭。

    ***

    很快,时间就到了九月一号,李清夏依旧早早醒来,跟着张祺皓去跑步。

    跑了几天,现在她依旧是围着家属院跑三圈,不过却没有那么累了,有时候跑着跑着,还会分神去看远处跑步的军人。自然,她看到萧柏楠的次数也不少。

    跑完步回去,李清夏去浴室里洗澡,出来时换了一身十分知性的衣服。白衬衫,下面一条浅蓝色长裙,脚下是一双平底浅口的米色小皮鞋。头发从两侧各分出一缕,编起来在后面用浅蓝色蝴蝶结发夹夹起来,底下留出来一部分头发就这样散着。

    梳好头发,李清夏对着镜子看看,十分满意,这样的打扮,既好看又适合老师的身份。

    果然,她走出浴室,她小姑就对她的打扮赞不绝口。她忘了,这种淑女型的模样,也是最讨家长喜欢的。

    吃过饭,李清夏拿上她的军用水壶,这个还是她上学的时候一直用的,到现在都没坏。里面有她小姑专门给她泡的菊花茶,用来润嗓子。

    李爱菊是唱歌的,自己的嗓子就需要好好保护,所以她平时最爱鼓弄一些养身的花茶。她家里很多她自己做的花茶,其中最多的就是养嗓子的菊花茶、金银花茶,蒲公英花茶。

    除了自己水壶里泡着的菊花,李清夏想着唐时春和办公室里其他的老师也需要讲课,所以她又另外用纸包了三份菊花茶。

    不过给唐时春的,除了菊花,还有金银花和蒲公英花,这些她都分开包的,最后用一个大点的纸整个包起来。

    可是看着简陋的包装,李清夏觉得就这样送人,特别是第一次见面的老师,显得她太不重视了。

    所以在路过商店的时候,她又进去买了三个纸盒,把包好的茶叶分别放进去,又用不同的丝带在上面扎了蝴蝶结。

    最开始去商店找这些包装礼物的东西的时候,李清夏是没抱着希望的。没想到部队的商店里,居然还真有卖。

    她忍不住好奇多问了一句,商店的大妈就很热情地告诉她,这是她女儿让她卖的。说是部队里那么多小年轻,总有喜欢送礼物的,她进货来卖,绝对能卖出去。

    没想到她就是抱着试试的念头进了一批,结果几天就卖完了。自此商店里就开始卖这东西了。

    李清夏依旧挎着自己的布包,里面放着书、教案和笔,水壶她自己拎着,花茶也是手拎。

    走到学校,李清夏直接往办公楼走去,在二楼她的办公室门前,轻轻敲了两下门,里面立马传出唐时春的声音:“请进。”

    李清夏推门进去,里面其他两个老师也都到了,抬头看到她,一脸的疑问。

    唐时春一看是她,脸上的笑真实了起来,立马站起来挽住了她的手:“清夏,你来了。”

    “嗯。”李清夏对她笑笑,正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一旁看着三十岁左右的一个女老师疑惑地问道:“时春,这位是?”

    “马老师,黄老师,这位是李清夏,是咱们学校新来的数学老师。”

    “清夏,这位是黄英梅黄老师。”唐时春指向四个老师中最年长的那位,看上去有四五十岁了。

    “这位是马芬马老师。”她又指向那个三十岁左右的女老师。

    李清夏连忙笑着向她们问好:“黄老师好,马老师好,以后还请你们多多指教。”

    “你好。”两人也笑着和她点头。

    这时候,李清夏赶紧把自己带着的花茶一一分给她们:“黄老师,马老师,时春,第一次见面,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这是我小姑自己做的花茶,对嗓子特别好,我就从家里带来了一些,你们喝喝看。”

    马芬脸上的笑瞬间真实了许多:“哎呀,小李就是懂礼貌,送什么呀,以后都是一个办公室的,不用这么客气。”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她收礼物的手,却是一点推拒的意思都没有。

    李清夏笑笑没有说话。

    黄英梅老师看着比较古板,收到礼物对着李清夏认真地道了谢,嘴上还很认真地说着,让李清夏以后不要那么破费了,一个办公室的,不需要这么客气。

    唐时春接过礼物盒,脸上的开心毫不掩饰:“清夏,谢谢你的礼物。我正想着上课的时候怎么解决养护嗓子的问题呢,结果你就送来了花茶,你真贴心。”

    李清夏这时的笑,才有了真心:“你喜欢就好。”

    “嗯。”把礼物放在桌子上,唐时春拉着李清夏走到她旁边的桌子上,指着墙上的贴纸,歪头笑着道:“这是我给你做的,喜欢吗?”

    李清夏看着墙上用贴纸贴出来的精致的兰花的图案,旁边还有几株绿色的竹子,手指不由自主地碰了上去。全是纯手工折出来,又贴上去的。

    她收回手,一脸感动地对着唐时春连连点头:“喜欢,太漂亮了。时春,你对我真好。”

    唐时春双手背在后面,浅笑着道:“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

    “啊,对了。”唐时春突然开口,在口袋里找了找,找出一把挂着一只迷你小熊玩偶的钥匙,递给李清夏:“这是咱们办公室的钥匙,我帮你配了一把。”

    李清夏接过来,看看玩偶,一脸肯定地说:“这只小熊,是你自己做的吧?”

    “嗯,我也有一只,不过颜色不一样。”说着她拿出自己的钥匙,上面是一只白色的小熊。而李清夏的,是棕色的。

    “我很喜欢,谢谢。”

    “嗯,你喜欢就好。”

    收好钥匙,李清夏坐在自己的桌子前,开始收拾东西。

    书桌上什么也没有,特别空,李清夏只能先把书横着贴墙放,想着在中午放学后,去商店看看有没有书立,还有笔筒,也需要一个。

    摆好东西,李清夏看看桌子,觉得还是好空,想着回家后看有没有小植物,也搬来一盆放桌子上。

    就在她想着怎么构思自己书桌的时候,有人敲门进来了。

    李清夏抬头去看,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面上一点笑都没有,看上去很严肃。

    还没等李清夏问出他是谁,马芬就已经笑着站了起来,迎了上去:“吕主任!您怎么过来了,快进来坐。”

    李清夏、唐时春和黄英梅随后也站了起来,脸上也微微露出一个笑,不过都没有说话。

    “不用了。”吕主任直接拒绝道:“我来是通知你们一下,在九点的时候,你们全部都去会议室开会。”

    “好。”马芬连忙笑着应道:“吕主任,像就这种开会的事,以后您直接叫个老师通知一下就好,不用这么麻烦您,还亲自跑一趟。”

    吕主任冷冷地看了她一眼,皱着眉一脸的不赞同:“作为教务处主任,通知你们是我的责任!马老师,作为一名老师,你不该说这样的话!”

    “是是是,是我说错了。”马芬连忙笑着说。

    “嗯,知道自己错了就好。”吕主任满意地点头,离开了办公室。

    等门完全关上,黄英梅很不屑地看了马芬一眼,冷哼一声:“真是有辱斯文!”说完,她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马芬恨恨地看了她一眼,嘴里嘟囔了几句,也转身坐回去了。

    李清夏松了一口气,就怕两人会吵起来。

    这时候,坐在她一旁的唐时春凑过来,小声地在她耳边道:“你不用担心,不会吵起来的。”

    “为什么啊。”李清夏好奇地小声问道。

    唐时春一脸为难,觉得这样在背后讨论别人不好,可是清夏又问了她,她又不能不说。

    “怎么了?”李清夏抬头看到唐时春的表情,瞬间明白了,立马善解人意地道:“如果不能说就不用说了。”

    唐时春咬咬嘴唇:“也不是不能说。”她深呼一口气,想着全校老师都知道,她说给清夏也没关系吧。

    这样想着,唐时春就轻轻在李清夏耳边道:“因为马老师怕黄老师,不敢和她正面吵架。”

    “这样啊。”李清夏点点头。

    *

    因为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所以不用上课,但是所有学生都会来报道。

    报道完走读的可以回家,住校的也不用一直待在班级,可以在校园里随处找朋友一起玩。只要在晚上六点前回班级上晚自习就好了。

    至于老师,除了班主任需要负责学生的报道,在晚自习的时候开班会,其他老师在今天,并不需要课。

    在距离九点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唐时春就起身了,看向李清夏:“清夏,八点四十了,你要不要现在和我一起过去?”

    “要。”李清夏立马站起来。唐时春上前,告诉她需要带的东西,两人就准备出门。

    在出去前,唐时春笑着看向马芬和黄英梅:“马老师,黄老师,我们要先去会议室了,你们现在去吗?”

    马芬摆手:“我再等等。”

    两人又看向黄英梅,她也说自己不去那么早。

    遭到拒绝,唐时春一点受挫的样子都没有,依旧和李清夏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

    出了门,李清夏才问道:“现在距离开会还有二十分钟,我们去这么早,会议室会开门吗?”

    “已经开了。”唐时春一脸肯定:“吕主任会提前二十分钟去开门,然后在会议室等着,来一个老师,写一个老师的名字。谁要是迟到了,或者最后压点进去,会被他点名批评的。”

    “啊?这么严格?”

    “对。”唐时春点头:“吕主任是军人出身,很正直,最讨厌不守时的人。”

    “那我们早点去没错。”

    “嗯。”唐时春笑得更温和了:“早点去的人,都会让吕主任有好印象。你刚来学校,如果吕主任觉得你不错,对你以后的工作也有好处。”

    “咦?既然知道吕主任这个特点,为什么其他老师不乐意早点去呢?”李清夏不解。

    “因为她们不知道啊。只有我有一次去早了,在吕主任的眼中看到一丝满意,才了解到这些。”

    李清夏听完唐时春的话,一时间完全说不出来话,只剩下感动。她不知道自己究竟那一世修来的福分,让她能交到一个唐时春这样处处为她着想的朋友。

    就在她感动着的时候,唐时春拉着她停在了一扇门前:“到了,这就是老师们每次开会用的会议室。你看,现在门已经开了,吕主任一定在里面。”

    说着,她敲了两下门,推开门,拉着李清夏走了进去。

    果然,吕主任就在会议桌首位右边第二个位置坐着呢。

    两人和吕主任打过招呼,就在会议桌后面找了两个位置坐了下来。

    此时距离会议开始还有十五分钟,在吕主任眼皮下,两人也不敢大声说话,就一人拿着一本书看了起来。

    没多久,就陆陆续续有老师进来,李清夏和唐时春要不时和其他老师打招呼,索性将书收了起来。

    在最后两分钟的时候,林校长带着校领导进来了,在最前方坐下。

    瞬间,整个会议桌上一片安静,都低头看着自己手上拿着的笔记本,没有人说话。

    李清夏本来以为,到这个时候了,老师估计都来了。可是在最后一分钟,有个男老师匆匆忙忙跑进来,擦着汗,在吕主任皱眉中坐了下来。

    时间到,会议正式开始,这次会议没有班主任,因为班主任早在几天天前,就已经开过会了,了解到了自己的工作。

    会议开始,先是校长讲话,他最开始说的,就是介绍新老师。

    这学期招收的老师,不止李清夏一个,总共有四个老师,都是教初一,最后进来的那个男老师也是新老师,叫王兴业,是教地理的。

    介绍完新老师,林校长继续讲话,先说说上学期的失误和不足,又说了下这学期的计划和对于这学期的期望,最后鼓励所有老师认真教学,争取把班里每个学生教好。

    校长说完,就是书记说话,然后政教处主任,然后就是吕主任。

    吕主任说的才是所有老师需要记的,包括很多,老师在学校应该遵守的规矩,老师的教学任务,分配给老师的教课班级和课时表等等。

    在说规矩的时候,果然像唐时春说的那样,王兴业受到了吕主任的点名,提醒他下次开会,不要这么晚到了。

    等吕主任说完,把班级课时表发给每个老师,林校长又说了几句,这个会议才正式结束了。

    拿着课时表和唐时春刚出会议室,李清夏就扭头问道:“时春,你教几班?”

    “五班和六班。”

    “你呢?”

    “七班和八班。”

    “好巧,我们在一个楼层。”唐时春眼里瞬间涌上了开心。

    “是啊。”李清夏也很高兴。

    “对了。”李清夏清清喉咙,小声地问道:“授课班级和课时表怎么今天才说,学校不担心让老师措手不及吗?”

    “不会。”唐时春摇头:“在每学期刚结束,每个老师就都知道自己下学期会教哪个年级哪门课,这样老师在假期就可以把教案准备好。至于授课班级和课时,就算提前说了,我们也不知道班级的学生是谁。所以说不说,并不影响讲课。”

    李清夏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开完会,李清夏也没事了。明天才会正式上课,所以她回办公室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和唐时春告别后,就回去了。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