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二律背反_ 28 亡幡-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43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缺省小说二律背反 28 亡幡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王冷揪着安德烈的后衣领,拎小鸡一样把他从车上提溜下来,安德烈膝盖磕到马路上,被王冷一路提着快步前行,安德烈面色有些茫然,显然还没从车祸的冲击中反应过来,似乎也受了伤痛苦而被动的几乎在地上爬着走,姿势别扭,踉跄不断。

    康澹恍然回过神,提着一瘸一拐的受伤的腿紧跟其后“喂!怎么回事!?这是安德烈?这就是安德烈?”

    “啊,事到如今也没什么惊扰不惊扰的问题了,小把戏搞来搞去真不痛快,还是直接点来的利索!”

    突然安德烈倒说话了,义正言辞的:“你们是谁!干什么!?知道自己在跟谁做对么?!”

    一听这话,王冷立住脚,胳膊一使劲,把他拽到面前,接着抬手就在安德烈脸上打了一拳。安德烈被打的一仰,已经有些乱的打满发蜡的头发又掉下来两簇,捂着脸看起来很吃痛的样子。打完了,王冷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得,继续无礼的扯着安德烈迈步前行。

    康澹看着心里焦急,回头瞧过去,远远仍能看到撞扁的两辆车,根本就没走远。还未有人追来,想必是被那绿色怪物给缠住了,但不好说还能拖多久,得赶快逃。

    “要去哪!?我们还要这么慢悠悠的走多久?”

    王冷再次停下来,确认了下四周:“切,带着安德烈跑实在是太慢了。”

    “废话!撞之前就该好好考虑一下啊!”

    康澹刚说完,却见安德烈忽地暴起,一记直拳打向抓住自己衣服的王冷,这一拳还不错,看来安德烈也算训练有素。王冷瞧也没瞧他,用空闲的手一挡,手掌牢固的抓住了安德烈的拳头,随后立刻跟来第二拳,王冷一拽他的手臂,安德烈重心歪栽,倾向斜下方去,打偏了第二下。王冷随后抬腿用膝盖一顶,撞上向前倾倒的安德烈的面门,一下安德烈鼻子里口里迸出血来。他捂着鼻子,呜呜两声痛苦的蜷缩在地上。

    康澹眉头紧皱:“这下好了,他彻底走不动了。”

    “不妨。”

    王冷一脸不当回事的样子,抢上前两步走到旁侧的小区里,拿出一个车钥匙形状的东西,对着停在那里的车按住上面的按钮,一个蓝色的流动圆环随即出现在上面开始读条,少顷,读数很快从0%跳跃至100%。在100%字样显示的那一刻,王冷周围的十几辆车同时车灯双闪,齐鸣一声车笛,全部解锁了。王冷挑了一辆顺眼的坐了上去,用下巴指示康澹上车,接取出火花塞的两根线开始打火。康澹一咂嘴,拖起安德烈一路蹭着地皮走过去。

    被康澹拖拽着的安德烈愤然道:“你们这些土匪!强盗!只知道诉诸暴力的社会渣滓!报应必将降临到你们头上!”

    “好、好,让那一天快点来吧。”康澹砸砸嘴道说着把他丢入后座,自己也进去,说了声抱歉了,我也情非得已,便扣住安德烈的双手,并用膝盖把他的头压在沙发上,遏制住一切他可能再次进行反抗行为的萌芽。

    “呜!——”

    发动机嗡鸣,车开动了。

    用盗得的车行了一个小时左右,一路上几人都心事重重没人说话,最终,总算到了一处不起眼的公寓。嘭的一声撞开门,被推进去的安德烈随着门开摔了进去,肩膀在地上蹭破了几公分。

    康澹和王冷两人走进去,一进屋康澹就对着王冷嗔道

    “你的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攻击我!?为什么又突然——”康澹脑中第一个想到的是变异这个词来形容,但感觉似乎又不对,脱离了危险如今回头一想康澹才正式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一切有多么出格和诡谲。人怎么可能突然变成两米高的怪物?

    “我还想问你,我刚刚通知手下去找你,你和我的手下就同时失去联系了。只靠耳机沟通的我你觉得会比用眼睛直接看的你知道更多?”

    “那……”

    “死了吧。”王冷突然道“我的手下们怕是已经死了,你见到的不是我的人。”

    王冷拿出手里的设备,让康澹看上面的情况“自从你从地下出来后,我就收到了你们的耳机定位,但很快就全部消失了,对方显然是有准备的,很可能使用了信号屏蔽装置。如今我们闹出骚乱加上逃出来已经快两个小时,其他所有人都还是无信号状态,就是说他们到现在也没能从里面出来——绝对已经死了,这种行动就是这么危险。”

    王冷漠然道。

    “死了……你手下有多少人。”

    “这次的行动一共四个。”

    康澹不禁眉头紧皱,沉默片刻又道。

    “不过是一个俱乐部,你觉得我们的对手会穷凶恶极到这地步?”

    被晾在一边的安德烈这时爬起身,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穷凶恶极对他们来说都太温柔了”王冷的眼神变的责备“喂,你连这点都没意识到就调查的如此深?”

    康澹不安的眨几下眼“我没考虑那么多……”

    “我问你,知道为什么几千年来这么多个朝代没有一个能永续下来的么?”

    康澹来不及回答,王冷近乎训斥的接着说道“就是因为当权者开始变得有恃无恐。每一代的当权者,在初得政权的时候都深刻的明白,政权就像财物,是不绝对的属于任何人的,是会被夺取和易主的。所以他们步步为营,带着惶恐之心小心翼翼的治理。然而随着时间的增长,这种态度会越来越消逝

    ——长期掌握权力让后继的当权者变得越来越盲目,常年浸泡在温水里的安逸状态,会让他们渐渐形成一种权力是与生俱来或者专属于他们的错误概念。后继当权者开始变得自大,听不进反对意见,容不下任何可能带来竞争性的新事物,对管理进行垄断,最严重的,对想法和观念进行垄断。他们越发的肆无忌惮,任意妄为,最终把自己放在山顶的位置,总是在俯瞰的其他所有人。直到因此导致的种种不满形成的愤怒的人们把他们拽下来。

    俱乐部背后的庞大财团和权贵,就是同样的人,最恶劣的盲目自认为理所当然高人一等的当权者。

    他们完全脱离了群众,对大众失去最基本的同理心,常年的主宰生死大权让他们对最穷凶恶极的行为也麻木无感,他们只做出更多你想也不敢想的词汇根本无法形容的恶行!”

    康澹想反驳,但他理智的大脑告诉他,他在里面看到的游戏录像,全都是王冷意见最好的证据。

    另一边安德烈扶着墙,痛苦不堪的向远离王冷两人的房间另一端一扇门靠近,想要逃走。

    “好吧,我明白了,你不喜欢权威和管理者。”

    “哼,总结的倒还算中肯,对,从社会底层爬过来的我,对这些冷血的趾高气昂装模作样的狗奴才再了解不过了。”

    “那些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先不说那个,正事要紧,我们的计划肯定泄露了,你不在意么。”

    王冷粗犷的眉毛一皱:“哼,八成是我的手下露了马脚,前几天也确实顺利的可疑。。”

    康澹思索片刻,又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在地下看到人变成绿色的怪物,还受到袭击,盗取数据的盘损坏了,现在怎么办,有备用计划么?”

    安德烈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一寸一寸的终于挪到了门口,扭动门把手,就想要跑。王冷瞥了一眼,拿出手枪,一声枪响,开枪打在了门把手上,安德烈拽着断掉的门把手倒在地上,满脸的惊愕。康澹看了安德烈一眼,不禁在心里叹口气。

    “绿色的怪物?怎么回事?”

    康澹一一道来。

    “奇了,做了这么多年情报工作,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王冷扬起眉毛“你没疯吧?”

    “没有……”

    “那样的话……”王冷眯起眼“你不是刚刚目击了人类历史的转折点,就看到了无数粉饰和掩盖背后的暗地里汹涌暗潮。”

    “嘛,绿血的话题虽然迷人,不过手头的工作要紧。”王冷话锋一转,向安德烈走去。

    接下来,他把安德烈用宽胶带层层绑在椅子上,衣衫不整的安德烈胸口掉出一只银制的等臂十字架。整个期间安德烈满脸凛然正义,牙关要紧,显然在努力克制恐惧和痛楚感,眼神坚毅充满着视死如归的意志。康澹看在眼里,忽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还在称呼对方的团体穷凶恶极云云,我们对于对方来说,不更是凶暴的恶人,一样穷凶恶极不可理喻么。

    王冷当的一声拔刀搠在桌上,咄咄逼人的倾着前身坐在对面,上衣内露出抢柄,恶狠狠道:“我们有点小问题,想请教请教你。”

    安德烈不说话,王冷照脸一拳打下去,安德烈呕出一口血来,吐了满身。

    然而康澹并没有阻止的意愿——这个世界是不完美的,不存在两全其美的方法。我们迫切的需要情报,像客人一样伺候敌人,敌人会把对他们自己不利的情报吐出来么?不会。不杀死敌人来打的战争可能取胜么?不可能。

    为了自己的正义,康澹必须将对方的践踏在脚底。

    “我什么也不会说的……”

    又是一拳,打的安德烈胸口剧烈起伏,面色发白,看起来更虚弱了。

    “嘛,好啦,你看我也不是坏人。我也没什么兴趣看你在这里受苦,你要吃多少苦,不是我说了算,是你。”

    “我是不会屈服的,你一个字也别想从我这里问出来……不会,像你们这种社会底层的渣滓屈服的……”

    “哦?我们是底层的渣滓?那你这组织杀人活动,草菅人命的混蛋又算什么?”

    “我也不喜欢我的工作,我必须完成主交给我的使命。恶魔需要安抚,放任不管造成灾祸只会更甚……”

    “借口!”王冷猛地战起一脚踢在安德烈的心窝,踢翻了他“又来了!你们这些人模狗样就知道给自己脸上贴金扭曲现实粉饰自己卑劣行径的垃圾!一次一次说的都他么比唱的好听!都是借口和推辞!还他妈的主!你的主在哪里!?倒是让你的主来拯救你啊!?来啊!?”

    王冷似乎被触怒了,一阵凶恶的拳打脚踢,顶着拳脚安德烈仍艰难的虚弱的说道:“我的信仰,不是你这种低级的人能明白的!”

    王冷眼神一暗,寒意用上面孔,面现杀意“底层、底层的,你觉得你比我强!?”说着拔出刀刃就要刺下去。

    “住手!你会杀死他的!”

    康澹撞向王冷,王冷反应神速,一闪避开,紧接着猛地一侧身,顺势将刚才刺向安德烈的刀刃削向康澹。康澹不及闪躲,慌抬手遮挡,刀砍破衣袖,砍在了下面的臂弩上。匕首锐利,刀刃瞬间嵌入弩身,刃身击中钢针,火花四溅。康澹另一只手握拳击出,王冷看的清楚,身形一矮,拳头从王冷肩膀上方穿过。王冷抬手抓住肩膀上方的康澹,转身一拧把康澹关节拧到最大,康澹被拧的一刻就意识到对方想要用关节来压制自己,跟着拧动方向一转身避免了关节被控制,并伴着转身手如疾风,就势从王冷衣内抽出手枪。王冷见一招不成立刻使出下一招,脚一绊绊的康澹跪倒下去,接着便要一刀刺过去。

    下一瞬间,康澹猛地转过身,单膝跪在地上,脖子上顶着王冷手上的匕首,康澹手里的枪指着王冷的面门。谁也不敢再动一点。

    康澹深深的呼吸一口气“住手…王冷…住手…”

    世界就这么静止了两三秒,康澹眼睛也不敢眨一下,一会,王冷终于收了刀刃,目光复杂的看了看安德烈看了看康澹,自离开了。

    康澹松口气,半天才从地上站起来——刚才几下过招王冷每次都快了他两三步,如果真要杀他,康澹在用枪指向王冷之前,脖子就已经被刀豁开了。万幸,王冷理智还在。

    集中精神,平静下心情,康澹忙去扶起倒在地上的安德烈。安德烈已经不成人样,因为痛苦双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但就在将椅子重新立好的一瞬,安德烈却一下子控制住自己,突然而又不自然的,颤抖戛然而止——就好像,回光返照一样。

    安德烈脸笼罩在散乱的头发和血水中,颈断了似得深低着头,面向下方,声如细蚊的呓语道“我当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他,因为我知道在世上的众兄弟,也都经历着苦难。”

    “什么?你在说什么?”康澹在安德烈身边蹲下,想要听得清楚。

    “苦难淹没了这腐朽的世界,如果这即是我必须要遭受的那份,那就这样吧。我当直面它,因我已燃尽吾之魂魄侍奉主,我的人生已无所悔憾——

    我已用有尽之躯,成无尽之事。”

    话毕,安德烈如古筝止弦,弹指间悄无声息。康澹一惊,心想难道死了?慌忙伸手想要在他的手腕处确认。刚伸出手,却只听哗啦一声四周窗户尽接破裂,十六七名穿着特警似得防暴套装的人荡着绳子破窗而入,直升机的照灯轰然打进房间内。为首一个满脸坑坑洼洼的中年男子站在高空中处的直升机上对着对讲机大吼

    “现场所有人等,一律格杀勿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