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薪火永传_ 第三百四十三章 帝王励士-笔趣阁

时间:2021-01-13 16:1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阿丑说小说薪火永传 第三百四十三章 帝王励士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就这样半月有余,江流儿就已经将《吴子兵法》掌控的八九不离十,兵书中的图国、料敌、治兵、论将等五种兵家奥义皆已掌控,除却最后一则励士之策,《吴子兵法》将传承完全。

    如今的江流儿已经可以在古战场中召唤魏武卒,虽然只是强兵境的魏武卒,力量也只与妖兵相似,但是现在江流儿已经可以以兵论战,不断地磨砺自身兵道。

    如今在他识海之中,象征着兵家文华的神兽白虎已经进化成文道巨龙之形,其伟力和底蕴都已与江流儿识海中的道家文华不相上下,在他体内一条崭新的兵家圣道已经逐渐成形!

    “杀!”

    古战场中突然出现一尊黄金辇架,在黄金辇架之上站着一位穿着龙纹战袍,头顶九龙朝天冠的帝王,这帝王手持天子剑,御九龙马,立于古战场中央,威严无匹!

    励士之奥义,是指上位者勉励军士,赏赐众将,鼓舞其气势,壮大其军威。

    自古恩出于上,所以在古魏国能够赏赐魏武卒之人唯一人矣!此人便是古魏文王!(文候乃是周天子勒封,在本国之内仍称魏王!)

    魏王高举手中天子剑,虎视鹰扬,一张口如洪钟巨瓮,振聋发聩。

    “寡人乃魏王,汝等魏武卒长眠于地下,刀剑日钝,战意日颓,不复往日之雄风,寡人心生悲痛,今日本王欲与汝等同战,汝等敢追随否?”

    “哗啦!哗啦!”

    一阵阵铁甲摩擦之音不断传来,古战场中剩余的盔甲尽数悬于虚空,衍生血肉,呼吸间数以千计的魏武卒重生。这些魏武卒皆半跪在地,朝拜魏王,口称,

    “敢不追随大王!”

    “哈哈哈!好!汝等皆为豪雄,果不负我大魏男儿,贼人就在东方,汝等随我前去!”

    “是!”

    一阵山呼海啸之音回荡在古战场中,所有魏武卒都磨刀霍霍,战意昂扬!

    魏王立于黄金坐辇之上,天子剑直指东方,口中怒喝,

    “随寡人出征!”

    “杀!”

    ……

    三十里之外的江流儿咻然一惊,猛地睁开双眼望向古战场的方向。他身为巅峰大学士,目力惊人,可跨越百里,所以即使三十里外的场景也瞒不过他的双眼。

    “那是帝王之气?魏文侯?”

    江流儿瞳孔一缩。

    “看来这就是《吴子兵法》最后的传承——励士篇,若学得此篇,我识海中兵家文华的积累就可以突破到致知之境,再一步就是天人合一,无上之境!

    哈哈!来得好!既然魏文侯以军阵而来,那我这个后进学生也以军阵迎你!魏武卒!现!”

    江流儿大手一挥,体内的兵家文华喷涌而出,一篇篇瑰丽琦行的文字在其身前化作兵锋雄壮的魏武卒,江流儿已习得图国、料敌、治兵、论将五种兵家奥义,所以他足足掌控了四万七千人魏武卒。

    “主公!”

    四万七千名魏武卒单膝跪地,以壮军威!

    江流儿扫视了一圈眼前的军队,暗暗点头道,

    “汝等应该已经知晓吾为何唤尔等前来,兵锋已至,战火将燃,尔等敢战否!”

    “战!战!战!”

    雄壮之音不绝于耳!

    江流儿唤出纯钧宝剑,剑指天穹,怒声道,

    “好!尔等即敢战!吾必景从!敌虏尽在西方,尔等随我来!九龙辇!兵家奥义,千乘之国!”

    江流儿话音一落,体内兵家文华一转,就有一千辆战车出现在众人身前,这些战车皆是由青铜打造,古朴盎然,战车之上配强弓劲弩,斧凿钩戟,煞气腾腾,乃无上兵家利器。

    而他自己的身下则凭空出现一尊九龙辇,九龙辇之上雕刻九龙,以黄金为底,白银为座,翠玉为护栏,琉璃为华盖,极为奢华且极为坚韧,九龙辇前是九条文华蛟龙,青鳞备体,龙气盎然,行走间如腾云驾雾,风雨景从。

    江流儿催动九条蛟龙,率领四万七千名悍卒对三十里外的魏王发起了进攻!

    “嗷……”

    有蛟龙和青铜战车代步,江流儿一方的军队行军极快,半柱香之内已经行进到十五里之外,而此时魏王率领的四千魏武卒也已经急行军到十五里外,二者于古河相遇,战争一触即发!

    魏王立于黄金辇架之上,手扶金栏,极目远眺,当他看到数百米之外的江流儿坐在九龙辇上,瞳孔猛地一缩,心道,

    “九龙辇!这是帝王之气!莫非此人也深谙励士之道?先锋军!先试探一下他的虚实!”

    魏王手中的天子剑直指前方,一声令下,就有三百精骑从左侧部曲中冲杀而出。

    为首的大将持长戈,纵马如龙,一身骑术精湛无比,百米距离瞬息而至。眨眼间那大将手中的长戈就已经刺进了敌方一员悍将的心窝!

    阵斩一将!好!

    魏王拍手叫好!

    江流儿召唤出来的魏武卒只有妖兵的实力,虽然在人数上几倍与敌方,可是在战力却远远不及。眼见着那三百精骑如利剑一般刺进了江流儿的本阵,左图右进如入无人之境。

    “战车!”

    江流儿临危不乱的指挥道。

    他话音一落,就有一百辆青铜战车从中军之中奔袭而出。拉战车都是上好的冥马,体力悠长,极富耐力,所以青铜战车奔袭的速度十分迅速。

    前方的军队迅速让出了一条路来以供战车奔袭,那一百辆战车呼啸而来,车上的床弩硬弓疯狂向那冲进本阵的三百骑兵射去!

    “嗖嗖嗖……”

    特制的金刚箭瞬息而至,强大的破坏力让人咂舌,凡是被金刚箭刺穿的精骑无一生还,皆被金刚箭生生洞穿要害,射死在大地之上。

    “噗!”

    “回防!撤退!”

    为首的天境骑兵舞动长戈,荡开了身前的金刚箭,嘶声怒吼!

    他身后的精骑听到了撤退的信号都迅速掉转马头,冲回本阵。

    “想跑!晚了!弩箭攒射!”

    “是!”

    又一百辆青铜战车从中军呼啸而来,战车上的床弩不断传来‘咯吱咯吱’倒牙的声音,一波又一波的箭雨从青铜战车上射出来!

    “嗖嗖嗖……”

    “噗嗤!噗嗤!”

    密集的金刚箭雨让人防不胜防,即使他们打开了地武之盾也挡不住这强大金刚箭,除了侥幸逃离的一百精骑,剩余的精骑皆丧生于金刚箭之下!

    魏王纵观战局,看到那些隐匿在中军的青铜战车不禁眉头一皱,

    “足有一千辆青铜战车?看来此人已经悟得兵家奥义——千乘之国,如此一来就不好对付了!我方战将虽勇武过人,可是万万敌不过这种兵家利器,而且我账下的军队只有四千有余,根本经不住这一千辆兵家战车的消耗!此乃困局!只能一战而定,看来只能寡人御驾亲征了!”

    想到这里魏王也不犹豫,直接催动身下的黄金坐辇来到众将之前,他将手中的天子剑高高举起,剑身上有龙纹相随,光彩夺目!

    “寡人在此!尔等随寡人出征,冲散其军阵,擒杀其敌虏,杀!”

    “杀!”

    黄金坐辇轰鸣而去,古河之上尘烟席卷。

    魏王身先士卒,持天子剑冲杀到江流儿的本阵。

    “战车!”

    江流儿一声怒吼,中军中剩余的八百辆青铜战车尽数出战,一千台青铜战车一字排开,列于阵前。

    “射!”

    江流儿一声令下,一千台青铜战车上传来一阵阵“咯吱咯吱”倒牙的声音,无数床弩上架上了手臂粗,一人高的金刚箭,朝着魏王的军阵攒射而出。

    “龙气战堡!”

    魏王将手中的天子剑高高抛向天穹,那天子剑金光一闪,瞬间化作一条千丈巨龙,盘旋而卧,牢牢护住了他身后的魏武卒。

    “地武堡垒!”

    魏武卒中的众将也将各自丹田中的地武之门从体内释放出来,连成战堡,抵御金刚箭阵。

    “锵锵锵……”

    金铁交鸣之音不绝于耳,天穹之上星火四溅,龙气战堡和地武堡垒组成的双重防护暂时抵御住了金刚箭阵!

    “弓弩手!上!”

    江流儿一声令下,七千神射手皆来到阵前,将身形隐匿青铜战车之后,一同发起了连射。

    万箭连射,疾如星火!

    这七千神射手可在瞬间射出三箭连珠,就是两万多支箭,这两万多支箭再配合一千青铜战车中的床弩,强大的箭雨纵使双重防护都可以轻而易举的破除。

    “咔嚓!咔嚓!”

    天穹之上,先是龙气战堡传出了破碎之音,在抵挡住三千支金刚箭后,龙气战堡终于不堪重负,彻底蹦碎,再次化为天子剑落入魏王手中。

    龙气战堡蹦碎之后便是众魏武卒共同构建的地武堡垒,也在承受住七千金刚箭后彻底蹦碎。

    失去了龙气战堡和地狱堡垒的魏王大军生生变成了活靶子,最前方的一千先锋军死伤惨重,就连黄金坐辇上的魏王也猝不及防的中了一箭!

    魏王咬着牙,一把拔出左臂上的金刚箭,金刚箭刚被拔出,拇指大小的伤口顿时流出湍湍鲜血。

    见此场景魏王面不改色,体内龙气一动,就见那伤口中血肉蠕动,不一会就愈合在一起。

    伤势恢复,魏王又高举手中天子剑,疯狂怒吼,

    “随寡人杀!”

    他知道敌方军备强大,而己方兵少将寡,若是任由其用战车、弓弩消耗,此战必败矣,为今之计只有一鼓作气,趁己方士气高涨之际,冲进敌方军阵,斩阵夺旗,生擒敌首,方能解今日之困局。

    见魏王一马当先冲杀在前,他身后的魏武卒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红着眼睛疯狂的冲向了江流儿的本阵,他们的心中都憋着一把火。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

    此时敌我双方的距离只有三百米,若纵马前驱,几个呼吸之后两军就会短兵相接。

    “前锋军!阻止他们!”

    江流儿一脸冰冷的下着军令,他是想用人命拖住魏王军队的脚步!

    前锋军的大将接到命令,片刻都不敢延误,疯狂的催动身下的冥马,带着一万前锋军迎了上去。

    一万前锋军极速行军,迅速的越过了那些青铜战车与最前方的魏王军队交战在一起。

    虽然前锋军的数量三倍于敌军,可是奈何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皆被魏王军队如砍瓜切菜一般斩杀。

    那些天境的骑兵几个呼吸间就能斩杀数名前锋军的战士,三千多人很快就在一万人的先锋军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尤其是驾驭黄金坐辇的魏王,一身龙气在战场中肆意横行,百无禁忌,无数前锋军死于魏王的龙气之下。

    “射!”

    江流儿见情况紧急,也顾不得那些与魏王军队交战在一起的前锋军,下令让那些神射手和控制青铜战车的魏武卒立即进行无差别射击。

    这些魏武卒对江流儿的命令奉行无度,即使让他们对自己的袍泽下手也毫不犹豫,只听到战场上传出一阵阵“咯吱咯吱”倒牙的声音,数万支金刚箭又疯狂的攒射出去。

    魏王瞳孔一缩,低声怒吼道,

    “疯子!”

    “散开!都散开!不要聚拢在一起,避开箭雨!”

    魏王话音刚落,数万支金刚箭就如疾风骤雨一般疯狂降落,无数魏武卒和前锋军都被这些恐怖的金刚箭生生钉死在大地之上。

    魏王红着双眼,挥舞着手中的天子剑疯狂怒吼,

    “杀!随寡人杀!”

    最后残存的魏武卒只有一千多人,在战场上稀稀疏疏的很好辨认。这一人多人在魏王的带领下发起了最后的进攻!

    黄金坐辇很快就冲进了青铜战车阵中,狂暴的龙气肆意纵横,疯狂的收割着青铜战车上战卒的性命。

    一千多名天境骑兵如虎入羊群,转瞬间就将三千战卒和隐匿在青铜战车后的七千神射手屠杀殆尽。

    杀光了战车上的战卒和那些神射手,魏王的天子剑就已经抵在了江流儿的咽喉上!

    “竖子!寡人看你如何抵挡我帐下的虎狼之师!”

    魏王双眼微眯,瞳孔中迸射出森然的杀机。

    而端坐于九龙辇上的江流儿则气定神闲,面不改色,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